小爱的二次元禁地=w=

【中短篇】《嗜睡症》 白鬼/泽灯

(一)


他很早就有提前退休的想法,虽然这个年纪对于鬼来说还是过于年轻了。


或者,他愿意在阎魔面前请个长假扮扮树懒玩几天,但他隐隐觉得那个废柴的能力很影响自己的睡眠质量,况且周围的狱卒也很可能会聒噪得像苍蝇,比起睡觉被打断后祸国殃民的行为,他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减少了睡眠。


结果自己还是高估了鬼的身体质量。


不得不承认,他的职位着实非常容易拉仇恨,如若被算计了,那也是无法避免并且必须咬牙死扛过去的,不管牙还是眼泪也好,都只能是往肚子里咽。


所幸这种事情发生的很少,不过数量上的劣势并不能降低发生后的后果所带来的危险,或许还会更加来势汹汹。


他觉得自己某种意义上就像抖M一样,把自己逼到一个境地,阴影里有无数的枪口瞄准自己,还必须大义凛然的推开别人,自己往上撞。



然后,显而易见的,枪没有哑火。




他做了一个梦,睡得很浅显的缘故,印象很深刻。


他以第三视角,看到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,画面有点模糊,他却很肯定,这个人不是自己,似乎在梦境前就设定好了的,他不是自己,但和自己非常相似,就好像,通过他可以看见自己那样。


梦里的景色很美,到处打着不属于自己的标识,可望不可及。


看见那个人,穿着兔子一样白的褂子,笑得一脸轻浮。景色那么完美,那个人便显得突兀和苍白。


紧接着,有一阵轻微摇晃的晕眩感,他看见脸庞鬓角上那缕白布的颤抖,视角突然的转变,他成了那个人,看着不远处原来的自己,和往常一样,严肃认真的眼神。


对面的一身黑色和服的自己嘴角动了动,没有声音,凭借口型他也可看得出来,实在是平常不过的一句话。


“我最讨厌你了。”


没来没由的一句话。


没有再然后了,深究也是无用的,不过是一个梦。他终会被喊醒。

喊他的那个人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,震得耳膜有点发疼。


“小白?”


“是啊,还有阎魔大人。鬼灯大人,您没事吧?”


门外因为体格问题挤不进来的某位大人,朝屋里心虚的笑了一笑,又鬼头鬼脑的缩了回去,生怕有一记飞腿正中鼻梁骨似的。


“没事。等下,我不就是睡觉而已么?”
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,可是大人睡得跟死了一样。”


“抱歉我可能忘了告诉你,我已经死了很久了。”


“嗄?不是这个意思啦。桃太郎刚才来过,说可能是猝睡症呢。大人在浇金鱼草的时候突然就睡过去了,过了好久才被其他狱卒发现,旁边的那只被你压着的金鱼草姐姐都口吐白沫了。”


“嗯,那只金鱼草怎么样了?”


“哦,没事,浇点水就好了。诶?大人你不应该关心下你自己么?”


“没事的,多谢操心了。”


“阎魔大人问,要不要去桃源乡看医生。”


“……死也不去。”


他忘了自己如此镇定的面容是不应该配上这种傲娇的话的。


(二)


之后的工作貌似更加琐碎烦人了,简直要把他睡得这几天补回来似的。他只好暗自扶着太阳穴,奔走于八×二个地狱,企图召唤七个龙珠以上等级的神龙来解救自己。期间小白一直被派着跟着走,说是审视更好一点。


还是会经常犯困,小憩越来越频繁,有时候时间长的可以和睡觉媲美。起床气似乎是治好了大半,自己仿佛怎么也睡不深,但沾了类似枕头的东西眼睛一闭就能做梦,起来后身体乏力的不行,偶尔还会梦魇般,手指都抬不起来,叫也叫不醒。


“鬼灯大人,您还是去看一下医生比较好吧!”小白摇晃着尾巴,看着他面色颓然着打哈欠的样子。和之前相比,眼袋重了不少,原本属于鬼的苍白面色更加白得吓人。


“地狱里的医生不是在夺衣婆和苏菲一样得罪了巫医后就没有了么。”


“纳尼,鬼灯大人,苏菲是谁?”


“苏菲就是救了一只猫,结果变成了老太婆的人。”


“啥喵???”


“嗯,难道我记错了。”


“您这段莫名其妙的记忆到底是哪来的……”


“大概是……做梦吧。”


“盗梦空间看多了也不能现实梦境不分啊,这里不是吉卜力的世界啊!而且那个根本是大混战吧!对了,狼人少女救了金鱼草公主的剧情怎么样?”


“好像在哪遇见过。”


“……真想把您打晕带到桃源乡。”




就算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梦,依旧是那个更刻骨铭心一点。


真的很讨厌那个人,就算自己都差点混淆了那人是谁。


有一次小白问他那个人是怎么样一个人。


他想了很久。说不清楚,一个会让人想到自己的缺点的人。


看见他就好像看见自己一样,完完全全,一览无余的那种。也不知道讨厌他哪里,就像一出生就开始讨厌他了。自己的隐晦的不好的地方在对方周围变成了引以为傲的东西,而自己欣赏的那部分,却被批评的体无完肤。


以前每次相见的时候,总是急于互损对方,发掘对方的槽点,然后极力掩饰自己可以作为槽点的地方,直到双方吵完了没话说还能异常的想起很多前的陈年老账。


各自把自己的性格发挥到极致,都自我得令人发指。


“没法沟通的人。”他说。


“那如果碰见了,就不说话吧。”小白说,“有时说话时会忘记观察一些东西呢。”


(三)


这次猝睡症来得更突然,症状也恶化得不像样子,若不是呼吸还有简直和死尸没的区别。阎魔无奈之下只好把白泽请到了地狱。


“我说这人啊,脑子确实少根筋,再死一次很好玩么。”


“白泽大人,还有得救么……”


“身体还有,脑子没有了。”


“……”



“帮我准备东西吧,小白带桃太郎去你们的药房。”


白泽穿上一贯的白色衣物,轻轻摞起袖子,瞅着睡在床上的对方和自己相似的脸,乘着片刻的空闲,稍微打量一下对方,从脸一直到裸露在外面的一小截手腕和蜷曲的手指,然后职业性的观察起手纹来。


生命线很短还有残断,看来作为人的时候很早就死了。


事业线异常的平滑,想想也没错。


婚姻线有分叉,还有很多,几乎看不见主干的那一条。


喂,花心程度是不是有点深藏不露啊,婚姻相当曲折呢。话说,手相这玩意到底可信度有多高啊。


“白泽大人,我回来了。”


白泽吓得把手一丢,差点让部下看见了自己一往情深看着一个男人的手的倒霉模样,就差吻上去了吧。


“话说,要不要试试那个方法。”小白忍住笑。


“什么方法?”


“睡睡睡美人的那个故事……”


白泽愣了三秒钟,然后毅然决然的把小白踢了出去,桃太郎也跟着跑了出去。


“喂,我也经常这么想,要是你消失什么的就好了,我猜你也会这么想吧,可是这个世界上不能缺少损友嘛,我确实讨厌你,不能再讨厌了,但是要有一天真的哪也碰不到你了,我真的会难受呢,说不定还会怀念你哪,想到有个人,处处和我作对,像跟我用镜子照出来那样相反,你看,我不能没有镜子吧,镜子能让我看到我自己,你也能看到你。如果我站在南极也会有一个人坚定的站在北极,我相信就是你吧,真巧,能遇到你。”


“所以,你给我好好活着吧。”


白泽握着他的手,弯起身子吻了上去。


此时是傍晚,地点是鬼灯的屋子,窗帘被拉开,有火红的光辉照进来,所有的影子都被拉的老长老长,金鱼草的红色煜煜生辉。


小白和桃太郎刚好回来看见这一幕,虽然随后被再次狠狠地踢了出去,但他们发誓一点都不后悔。因为那幕真的很美,不管是色彩还是动作,都点缀得恰到好处般,好看极了,真希望你们也都在场。


=END=

评论
热度(28)

© 松冈爱 | Powered by LOFTER